天气转凉。


下了一整夜的雨。爱丽丝套上米黄色的披肩,用魔法把院子里的枯枝败叶烘干,扫在一起,点燃积压的天狗报纸,一把火烧了。阴森的云层喻示着冷空气的临近,也暗示着她不得不减少造访帕秋莉的次数。冷雨天的滞留造成长久的拖延,拖延过后便是留宿。她站在火堆旁,风吹过裙摆,没入云层的炊烟拉成斜斜的一束。灼烧过的空气在她脸上留下干燥和火辣的触感。她发了一会儿呆,窗台摊在桌上的日记本翻到某页,墨迹未干,第一句写道:与大图书馆的魔女促膝长谈——


“……我是说,只有她——会这么叫你?”


“还有芙兰,也是跟着她姐姐学的,每次被抓回来都‘帕琪,帕琪’地抱住我...

1 / 5

© Horizon_堀江 | Powered by LOFTER